重磅发布

换手率3000%,亏损40%!同泰基金卞亚军,你可真厉害

发布时间:2023-01-08 00:56:14 来源:首席财经 阅读数:6581

有人努力才能成为亚军,有人出生就是亚军。


同泰基金有这么一位基金经理,他叫卞亚军。


作为一位从业时间接近20年,担任基金经理超过6年的行业老将,他最大的特点是不怎么赚钱,因此职业生涯也是一步一个台阶,不断创造新的底部。


据资料显示,卞亚军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金融学硕士,2004年就职于红塔证券资产管理部,任行业研究员、投资经理助理。


2006年7月,卞亚军加入华泰柏瑞基金,历任宏观及债券研究员、行业研究员、高级研究员和基金经理等职务,华泰柏瑞基金目前的规模是2713亿元。



在华泰柏瑞基金期间卞亚军管理两只产品,一只亏损了18.88%,在同类产品中排名236/300,另一只亏损了20.15%,在同类产品中排名197/289。


2012年6月,卞亚军加入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公司管理规模只有华泰柏瑞基金的十分之一,为263.24亿元。


在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卞亚军的业绩有所好转,终于实现了盈利,管理的3只产品分别实现盈利30.10%、24.93%和44.56%。


但是别忘了,2014年正值牛市,这样的表现在行业上并不算多了不起,同类排名依旧处于后40%。


对了,卞亚军在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管理时间最长的产品是大摩消费领航混合。


这只产品成立已有12年,但净值长期挣扎在1以下,基金吧昨天还有投资者庆祝,“12年了,你刚保本,历代基金经理,安息吧!”,后面我们会再细聊。


2020年9月,卞亚军加入同泰基金担任基金经理,而同泰基金的规模又只有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的十分之一,为24.56亿元。


同泰基金对卞亚军相当器重,给了他5只产品管理,而公司一共也就10来只主动权益产品。


卞亚军在同泰基金期间管理的产品名字都挺好听,比如远见、行业优选、竞争优势,这些在其他公司基本就是“王炸”级别的产品了。


不过卞亚军的表现却更加糟糕了,5只产品有3只任期亏损幅度超过30%且排名倒数,另外两只也排在后30%左右位置。


其实2022年本应是卞亚军飞黄腾达的一年,据wind数据显示,2022年1季度同泰行业优选和同泰行业竞争优势混合重仓煤炭、铜业等周期股,其中煤炭板块是今年表现最为强势的板块。


如果卞亚军能够坚定持仓的话,那么这两只产品大概率可以实现正收益,但是可惜后面一系列“骚操作”直接让一只产品亏近20%,一只产品亏近40%。


骚操作1、股票赚钱,重仓股不赚钱


在2022年1季度,同泰行业优选重仓股周期股表现强势,仅有2只股票下跌,但是产品却在当季度亏损幅度高达23.77%!


从二季度持仓来看,卞亚军将周期股大幅抛售,行业配置转向了医药、新能源和电子。这次转向从重仓股表现来看其实不算坏,重仓股只有1只股票出现下跌,但是产品却再度下跌2.46%。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3季度,同泰行业优选的重仓股多数跑输了行业指数,理论上产品会跌幅加大,但是产品却出人意料的跑赢了沪深300指数,基本与同类产品持平。



话说在市场上,像卞亚军这样有超强的创造“超额亏损能力”的基金经理并不算多。


骚操作2、重仓股相似,亏损幅度不一


从持仓的角度来看,同泰行业优选和同泰竞争优势的重仓股重合度较高,尤其是1季度和2季度基本相似。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两只产品的业绩却有较大差异,尤其是重仓股重合度较高的1季度和2季度,业绩差竟均超过10%。


最终,同泰竞争优势2022年亏了20%在同类产品中排在30%左右的位置,而同泰行业优选亏了近40%位列倒数。



这个问题出自哪里?卞亚军是怎么做到的?笔者不能够理解。


骚操作3、半年近3000%的换手率,意义几乎为零


牛逼的基金经理各有各的活法,菜逼的基金经理基本上都管不住自己的手。


卞亚军正是如此,他管理产品一大特点就是换手率奇高!


据choice数据显示,在今年上半年卞亚军管理的4只产品换手率分别是2929.90%、1506.37%、1240.67%和1728.47%,这绝对是行业里面“顶级”数据了!


从过去我们盘点的一系列表现不佳的基金经理来说,高换手率往往一直在提供负收益,基金经理越努力亏得越多。


推荐阅读:

富安达基金孙绍冰,请出来解释一下!7年亏损近30%,却为券商贡献2000万佣金!

重仓股与黄海相似业绩却相差近100%?!前海开源基金肖立强,你是能力有问题,还是思想有问题?

股基倒数第一!5只产品亏损近50%+,富国基金李元博成今年“最惨”百亿级基金经理


而卞亚军的厉害之处在于,产品的换手率虽然奇高,但是实际净值曲线与重仓股的模拟净值曲线高度重叠。



这么高的换手率,别说超额收益了,连超额亏损都没有带来,意义在什么地方?


非常有趣的是,笔者查阅往往资料时看到了此前卞亚军的一篇专访文章,题目为《同泰基金卞亚军:追求绝对收益 把握优质赛道高成长机会》。


谈到对于自身投研风格的定义,卞亚军坦言:不会否认自己身上“成长股投资”的标签,也不会否认自己在波段操作方面的专长。但希望自己是一名以“绝对收益、控制回撤”为追求,可以灵活进行多策略操作的基金经理。


谈到对于成长股投资的经验,卞亚军首先表示,“我以三年为思考周期,股票持有时间也比较长。”


一位亏损严重且极高换手率的基金经理,却来跟你说绝对收益和长期投资,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笔者注意到,在同泰基金还有不少与卞亚军志同道合的年轻人。


例如管理同泰慧利的王伟,在他的管理下产品2022年上半年换手率高达1341.93%。


此外,王伟在2022年年中卸任的同泰慧择,产品在2021年全年换手率高达1839.81%,2022年上半年高达1445.54%,产品在其任内亏损接近40%。


当然让笔者惊讶的是,在2022年9月市场行情如此不好的情况下,王伟竟然成功发行同泰新能源1年持有,而且募资规模接近2亿。



这是真的有点让人怀疑人生.....





郑重声明:首席财经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行情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