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发布

东吴基金、东吴证券不能说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4-05-06 20:52:25 来源:首席财经 阅读数:1757

东吴基金旗下大批产品换手率高、亏损大的背后,是一个暖心的故事!

本文约4500字,较长,请大家耐心阅读。

2023年,是东吴基金奋进的一年,收获的一年。

据iFind数据显示,东吴基金各类份额合计有59只产品,仅有39只亏损,占比约为66.10%。

其中主动权益基金各类份额合计43只产品,有36只亏损,占比约为83.72%。

在36只亏损的产品中,有23只跑输沪深300指数,占主动权益基金比约为63.88%。(注:沪深300指数2023年下跌-11.38%)。

在23只跑输沪深300指数的产品中,有18只跑输沪深300指数一倍,也就是亏损24%以上,占主动权益基金比约为41.86%。

经过了2023年的洗礼,东吴基金的主动权益基金业绩更加璀璨,各类份额合计43只产品,有28只累计收益率为负,占比约为65.11%。

一、勤劳的基金经理们

公募是人才密集型行业,东吴基金取得这样的成绩自然离不开优秀的基金经理们。

东吴基金虽然只有16位基金经理,但是“明星基金经理”的密度令人羡慕,尤其是几位权益基金经理业绩异常出众。

例如毛可君最大亏损56.7%、张浩佳最大亏损28.91%、丁戈最大亏损69.85%、周健最大亏损-24.29%、赵梅玲最大亏损24.06%。

在基毛哥印象中,行业里面能够与东吴基金媲美的也就国联基金、恒越基金和中航基金了。

推荐阅读:

国联基金,量化+红利有没有搞头?

恒越基金,你这么玩就太没意思了...

值得表扬的是,东吴基金的基金经理们特别地『努力』。

据iFinD数据显示,在2023年东吴基金旗下有5只产品换手率超过1000%,分别是东吴新经济混合、东吴行业轮动混合、东吴嘉禾优势精选混合、东吴医疗服务股票和东吴阿尔法灵活配置混合。

其中东吴新经济混合换手率达到1552%,但是亏损却接近40%!

来源:iFind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东吴基金有一些名字中带有“量化”的产品换手率反而低得反常。

例如东吴安享量化混合2023年的换手率只有163%,东吴安盈量化混合2023年的换手率更是只有56.24%。

当然了,换手率低并不影响亏损,东吴安享量化混合在2023年亏损接近40%!

2023年的市场环境如此适合量化产品发挥,亏损幅度竟然也能如此大,真厉害。

在东吴基金众多明星基金经理中,给基毛哥留下深刻印象,甚至说还有一点点震撼的是丁戈。

丁戈目前在管2只产品,分别是东吴新经济混合和东吴阿尔法灵活配置混合。

其中,东吴新经济混合在其管理的2年半的时间内亏损70%,在同类产品中排名倒数第一!

从自然年度看,2022年和2023年分别亏损了34.53%和38.28%,今年则已经亏损了16.36%!

从季度来看,丁戈在2022年4季度单独管理产品,迄今为止已经连续6个季度实现亏损,且有5个季度亏损幅度超过10%。

该说不说,丁戈都亏成这样了东吴基金还这么信任他,这真践行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坦白说,基毛哥作为一名菜到不能再菜的散户,要实现连续这么大幅度的亏损还真是有点力不从心。

首先技术上达不到,其次心理上扛不住!

那么丁戈是怎么做到的呢?

1973年,美国著名学者波顿·麦基尔(Burton Malkiel)写了一本畅销书叫做《漫步华尔街》(A random walk on Wallstreet)。

麦基尔说:把一只猴子的眼睛蒙起来,让它通过乱扔飞镖去选股票,其回报都能和基金经理差不多。

但就结果上,丁戈的选股能力显然要比猴子强多了。

因为丁戈找出来更牛逼的解决方案,就是丢出无数把飞刀或者是丢无数次飞刀。

复盘过去两年东吴新经济混合的重仓股,基毛哥发现有三个特点:

其一、个股表现不算差。

下表是过去9个季度东吴新经济混合的重仓股,基毛哥对凡是当季度理论上为产品贡献正收益的股票进行了标红。

来源:iFind

可以看到,东吴新经济混合的多数重仓股当季度表现并不算差。

但为何个股的收益没有兑现在产品上面,第一种可能是追涨杀跌,第二种可能是频繁交易造成损耗。

其二、重仓股频繁换血

每个季度前十大重仓股大换血,例如在2023年四季度和2024年一季报的前十大重仓股均更换成了9只。

其三、个股层面频繁交易。

截至2023年年末东吴新经济混合A、C的规模合计只有8700万元,但它在2023年累计买入金额超过1000万元的股票多达52只其中德赛西威在2023年累计买入金额高达6200万元,快接近产品总规模。

频繁换股+个股频繁交易使得产品在2023年的换手率高达1552%,佣金364万元,364万元/8700万元=4.18%。

如果再加上产品2.2%~4.4%的各项费率,那么投资者付基金经理的辛苦费就得亏5%~8%。

二、无利不起早

从交易心理学的角度分析,牛市因为每天都在赚钱,像基毛哥这样的散户恨不得7*24小时进行交易。

而到了熊市,尤其是熊市末期,别说是交易了,根本都没心情打开交易软件,面对绿油油的账户对自己来说更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A股成交量也反映了这种交易心理状态,在牛市A股成交量往往更高,而熊市末期则成交量萎靡。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东吴基金的基金经理们不顾及自己的身心健康,面对持续大幅亏损依然拼命交易?

坦白说,基毛哥也不知道。

但这种行为本身谁会受益呢?券商可能是其中之一。

来源:iFinD,东吴基金2019-2023年总佣金

2020年-2023年,东吴基金管理规模持续减少,贡献给券商的佣金却在勇攀高峰。

据iFind数据显示,2019-2023年东吴基金的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的合计规模约为34亿元、71亿元、64亿元、56亿元和50亿元,而总佣金分别为2276.13万元、1759.48万元、3300.80万元、4214.81万元和5119.78万元。

其中2023年,东吴基金的权益产品规模相较于2020年减少了21亿元,但是总佣金却由1759.48万元暴涨到5119.78万元,增长了约3倍。

东吴基金的持有人们,当你们看到自己的基金经理们如此努力,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紧接着下一个问题,东吴基金佣金又流向了哪些券商口袋呢?

来源:iFinD,东吴基金2019-2023年东吴证券席位佣金数据

据iFinD数据显示,东吴基金近3年20%+的佣金流向了东吴证券。

2021-2023年东吴基金在东吴证券席位的佣金是712.49万元、989.31万元和1395万元,占比分别是21.57%、23.38%和27.25%,同比增长率分别是211%、38.85%和41.01%。

哦?这不是巧了吗?东吴基金和东吴证券竟然都姓“东吴”。

据爱企查显示,东吴证券是东吴基金的大股东,持有70%的比例,海澜集团是东吴基金的二股东,持有30%的比例。

有趣,实在有趣。

来源:iFinD,东吴基金管理规模

东吴基金成立于2004年,是国内成立的第40家公募基金,也算有先发优势。

但由于东吴基金长期业绩平淡,管理规模基本停滞在300亿元附近,迟迟没什么突破,所以为母公司做的贡献实在有限。

据iFind数据显示,东吴证券2023年营业收入112.81亿元,净利润20.02亿元。

而东吴基金在2023年营业收入是1.38亿元,但净利润只有可怜的100万元,按照70%的持股比例,东吴证券只能分到70万元。

再往前看,2019-2022年东吴基金的净利润分别是-9532.21万元、11.30万元、1694.96万元和1441.83万元。

想想,如果这样的子公司,要是工作态度再不努力一些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另外再说一嘴,东吴证券目前也有自己的公募产品了,其中包括1只混合型基金和2只债券型基金。

那只混合型基金也颇有些“东吴系”的风格。据iFind数据显示,东吴裕盈一年持有混合目前亏损幅度已经超过30%,在同类产品中排名1324/1996。

2023年年末产品各项份额合计规模约9000万元,股票交易总额却高达13.55亿元,贡献佣金129万元。

三、大股东们的故事也很精彩

东吴基金的两位大股东随便扒一扒,背后的故事也都很精彩。

东吴证券前几天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 (证监立案字0382024051号) 。

内容为:“因你单位涉嫌国美通讯、紫鑫药业非公开发行股票保荐业务未勤勉尽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2024年4月8日,我会决定对你单位立案。”

推荐阅读:

东吴证券遭立案背后:保荐2公司定增财务造假、多项目业绩变脸!

东吴证券屡现“低级错误” 三天两头收监管“警示函”


券商研报估出核酸检测规模超万亿 :东吴证券怎么了?

海澜集团大家应该比较熟悉,它的子公司是海澜之家,号称男人的衣柜。这几年海澜之家大存大贷以及夸张的存货问题是媒体关注的重点。

2023年,海澜之家账户上躺着119亿元的货币资金,但是同时还拥有100.85亿元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

这就造成海澜之家在收到1.97亿元银行利息的同时,还得支付2.23亿元银行利息,里外里赔了0.47亿元。

基毛哥试图理解里面的大智慧,但是真的有点理解不来,就当它是为金融系统做爱的奉献吧。

另外,让很多人担忧的是海澜之家的存货问题,2023年已经逼近百亿元级别,其中不可退货的存货是23.76亿元,计提跌价准备6.34亿元。

考虑到2023年海澜之家的营业收入是215.28亿元,存货占营业收入接近一半,消化掉这些存货存在一些难度。

老爷们的时尚嗅觉不是特别灵敏,但是海澜之家这么大体量的存货确实对男人的审美不太尊重了。

对于存货问题,海澜之家创始人周建平倒是信心十足,而且还曾怒怼质疑者:

不到海澜之家的规模,就不配质疑海澜之家的存货。

据媒体报道,周建平的底气源自其刻意设计的模式。

在采购环节主要采取零售导向的赊购、联合开发、滞销商品退货及二次采购相结合的模式,与供应商结为利益共同体。

商品以赊购为主,货款逐月与供应商结算,减少采购端的资金占用。

海澜之家与供应商联合开发产品,既掌握产品设计的主导权,又充分利用供应商的设计资源。

另外,海澜之家与供应商签订滞销商品可退货条款,不承担尾货风险。

也就是说,供应商负责设计、生产,海澜之家负责品牌、销售。如果衣服卖不出去,资金和存货压力,基本在供应商这边。

推荐阅读:

卖件衣服10个月,江阴首富困于存货

需要指出的是,周建平推崇和模仿的优衣库也存在大存大贷以及存货较高的问题,但并没有像海澜之家这般夸张。

例如优衣库母公司迅销2023年营业收入是1397.16亿元,存货是198.55亿元,存货只占营业收入的七分之一。

好了,有点跑题。

写到这里本文已经超过4000字,海澜之家的问题就不展开了,后面再单独出一篇文章细聊。

四、未来一个有意思的变局?

2024年的半年报和年报大概率会有一些变化。

4月19日,证监会正式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证券交易费用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仅隔十多天时间,基金业协会于4月30日下发《关于通报2022年市场平均股票交易佣金费率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两个文件可能会让行业里面的一些“业务模式”发生改变:

其一、未来一段时间内被动股票型基金的股票交易佣金费率原则上不得超过万分之2.62,其他类型基金的股票交易佣金费率原则上不得超过万分之5.24。

其二、《规定》实施后,佣金分配比例上限将从30%调降至15%,但券结基金不受佣金比例分配上限约束等。此外,基金管理人还不得通过转换存续基金证券交易模式等方式,规避关于佣金分配比例限制。

面对游戏规则的改变,某些人是加倍努力,还是适时收手?换手率是进一步放大,还是回归正常?

基毛哥还是挺感兴趣,到时候我们一起来看下。



郑重声明:首席财经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行情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