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发布

蔡嵩松,选择了弹幕最多的“活法”

发布时间:2024-04-15 18:04:57 来源:首席财经 阅读数:2033

令人唏嘘。

蔡嵩松,总是选择弹幕最多的方式出现在大家面前。

据媒体报道,3月27日,蔡嵩松、曲泉儒,董博雄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一案,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案号为(2024)浙07刑初1号。

某法律界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该案件属刑事案件,目前是一审阶段。“但是,一审案件就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可从侧面看出,该案件影响力比较大,可能是涉案金额比较大,或者是判刑刑期会比较长,再或者是该案件会涉及较为广泛的社会影响程度。未来该案件如果要上诉,就要到更高一级的人民法院了。”

2023年9月29日,蔡嵩松离任诺安基金,被传或加入私募基金,但后续并无消息。

除了蔡嵩松之外,曲泉儒也是诺安基金的前基金经理,而且从业绩来看前途无量。

曲泉儒的代表产品诺安新动力,在3年半的任期内实现收益95.67%,年化收益率21.17%,同类排名233/1698。

董博雄则被指是国信证券前分析师,但中国证券业协会从业人员公示名单发现“无数据”。

有业内人士表示,今年可能是公募行业迎来监管风暴的一年。现在公募的监管的压力非常强,具体形式就是先通过私募去倒查公募。私募因为相对来说问题会多一些,也比较好查,查出来之后那些私募肯定会交代,交代的话可以减刑,所以他们就会把公募交代出来,顺道就把公募给查了。

总而言之,资本市场将在强监管之下得到重塑,上市公司、证券公司、公私募等各方参与主体都将告别此前的一系列不成熟、不规范的“潜规则”,而这是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前提。

值得关注的是,蔡嵩松等人并非是诺安基金第一个因为行贿锒铛入狱的基金经理。

2022年9月,裁判文书网的一则关于《邹凡,邹翔行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0年3月至2015年1月,时任诺安基金投资部执行总监兼基金经理的邹翔,将未公开信息泄露给兄弟邹凡,指使邹凡利用实际控制的“邹凡”“田某”两个证券账户进行趋同交易,非法获利共计2355.04万元。

侦察阶段,为谋求撤销案件或从宽处理,邹翔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350万元,向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行贿80万元。希望减轻自己的罪名,不过这一违法行径最终未能得逞。

据文书披露,邹翔通过唐某(退休人员,曾担任重庆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法制科科长)请托该案承办人,时任重庆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五支队支队长王某予以关照和提供帮助。王某接受请托后,多次与邹翔商量如何降低涉案金额、泄露案件资料及案件办理情况。为此,邹翔于2017年5月至2019年4月期间,先后13次单独或委托唐某送给王某共计350万元。

最终,法院判处邹翔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445万元;判处邹凡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000万元。

推荐阅读:

富贵在天,蔡嵩松!一文了解蔡嵩松成长史

4年又222天,累计收益率约80%,年化收益率约13%,这是蔡嵩松在公募留下的痕迹。

中秋节一早,诺安基金发布公告,蔡嵩松因个人原因“清仓”了所有在管产品。

蔡嵩松可能“火”于2020年,当时被称为住在热搜上的男人。

不过时至今日,笔者对蔡嵩松了解依然不算多,一方面因为他过于年轻,另一方面则因为他激进的投资方式并不符合本人审美。

最近流行一句话,叫“这泼天的富贵终于轮到XX了”。

蔡嵩松可能就是那个被“泼天的富贵”一路眷顾的人,至少我们外人看来算是“顺风顺水”。

2001年,15岁的蔡嵩松考进了科大少年班,专业是计算机,称他为神童并不为过。

硕博阶段,蔡嵩松就读于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主攻芯片设计。

2011年,蔡嵩松博士毕业,年仅25岁的他进入天津飞腾从事芯片设计。

2015年,蔡嵩松进入华泰证券研究所从事计算机行业研究。

2017年,蔡嵩松加入诺安基金,任研究员。

2019年,蔡嵩松加入诺安基金仅2年之后就开始管理产品,分别协助王创练管理诺安成长,协助路龙凯管理诺安和鑫。

蔡嵩松研究了小半辈子芯片,幸运的是一出山就碰上了芯片的大行情,诺安成长当年度实现收益95.44%,在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排名第7位。

需要注意的是,自蔡嵩松参与管理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之后,产品的重仓股均开始向芯片方向倾斜,最终成为持仓相似的芯片主题基金。

笔者猜测,蔡嵩松尽管资历不如王创练和路龙凯,但在两只产品的管理上拥有较大话语权。

但是笔者始终不解,诺安成长业绩最好的时期是由王创练和蔡嵩松一起创造,诺安和鑫业绩最好的时期是由路龙凯和蔡嵩松一起创造,怎么最后火的是蔡嵩松?为何不能是王创练和路龙凯?

当然感到疑惑不仅笔者一人,有行业大佬同样不解,而且还在年报中明里暗里提到,引起市场不小关注。

有些时候,不得不感叹富贵在天,这泼天的富贵就该淋到蔡嵩松头上。

2020年和2021年,蔡嵩松正式成为行业顶流,业绩还算不错,管理规模也超过400亿元,相较于2019年出道时管理的15亿,足足提升了26倍!

不过因为行业配置过于集中,产品波动较大,投资者对他的称呼经常在“菜狗”、“蔡经理”、“蔡皇”之间自由切换。

2022年,蔡嵩松遇到了一些挫折,烦心事不断。诺安成长当年度亏损40.04%,更要命的是还没有跑赢相关指数,再加上巨额年终奖、老鼠仓、离职等传闻不断,不堪其扰。

由于不少事情比较严重,为了安抚持有人诺安基金和蔡嵩松不得不多次做正面回应。

2023年,蔡嵩松颠覆了大多数人的认知,诺安和鑫、诺安积极回报、诺安优化配置和诺安创新驱动通过提前精准布局TMT,年初一度登上业绩NO.1的宝座。

但令人诧异的是,5月份蔡嵩松开始卸任产品,江湖上对他离职的传言愈演愈烈,直到今日成为现实。

跌的越狠,人设越稳

蔡嵩松是公募独一无二的存在,市场里面有无数绩优基金经理,他们业绩稍有回调就引来投资者指责和谩骂。

但是蔡嵩松不同,他是跌的越狠、人设越稳,对一些投资者来说甚至像戒不掉的毒药。

蔡嵩松一直介绍自己和自己的基金:做最锋利的矛,选最景气的赛道,买最好的股票。

所以很多诺安成长的持有人亏损之后会经常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不够努力。

诺安成长,帮我成长

诺安人永不后退!

诺安成长的持有人们乖巧的令人心疼。

在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涨跌,诺安成长社区都充满了欢乐。


,时长56:00

(视频来源:央视财经)

坦白说,笔者也曾经想了解蔡嵩松到底有什么魔力,认真看了2021年央视对蔡嵩松的专访。

非常不幸笔者也沦陷了,着实被这个阳光、帅气、衣品好、懂生活的大男孩“吸粉”了。(注:这是央视主持人措辞)

当被主持人问到如何看待“菜狗”这个称呼时,他也只是轻松的一笑,大家开心就好。

这份洒脱,令人羡慕。



郑重声明:首席财经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

行情分析